2010/05/25 所長講話

各位同學:
 
有幾件事與同學們說明,有意見歡迎回應:
 
一、6月5日晚上,在工綜館國際會議廳,是今年開始起工學院要求我們所自辦的第一次畢業典禮。畢業典禮本身,是個一個儀式,禮袍是個形式,然而,有它的象徵意義。我央請服裝設計師洪麗芬為我們設計禮袍,提高它的品質,肯定各位的付出,強化學位的象徵價值,回饋家長與家人的期待。洪麗芬的設計與做工講究,已經超出國外,由於全由台灣本地師傅製作,未送大陸代工,即使未收設計費用,博士袍25,000,碩士袍12,000。
 
由於博士班已經畢業校友對這個“戰袍”的象徵意義有深刻的體認,很快回應,已經預定十餘件,遠超出我預期。而碩士袍,比起租用學校既有物,價錢高出甚多,目前預定數量有限。更由於我對於講究的衣服如何保養一無所知,原先以為可以存入塑膠箱,一年取出一次使用,後來經專家說明維護責任與保養風險,因而做罷,採取自行購買,解決難以預料的後遺症。當然,各位仍然可以向學校租用。假如各位在這幾天改變心意,想要購買,請立即洽淑貴訂購,不能再拖。
 
至於典禮的程序、內容,已經設計完畢,可以向淑貴與學生會詢問,並向淑貴登記出席人數,尤其歡迎家長蒞臨觀禮。預計時間6:30-9:30,鼓勵各位參加。
 
 
二、最近有幾場演講,提醒各位不要錯過:
1.  6/3,週四,晚上6:30,香港理工學院潘毅副教授,她曾經來我們所演講過,近年也在北大社會系合聘,是研究珠三角女工的重要學者,對大陸的空間與社會改變的研究感興趣的同學,千萬不要錯過。她的講題是:農民工——未完成的無產階級化。最近,富士康的跳樓悲劇一連九起,必須分析,週四晚上就可以由這個開始回應。她有一封公開信,附在後面。
2.  6/11,週五,晚上7:00,公館一樓,澳洲Deakin U,Foundation Chair in Creative Place Chair,Paul Carter,講題:A Conservation about Value。
3.  6/18,週五,沈原,北京清華社會系教授,原先構想與建築系合作,成立一個類似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的單位,結果未成功,此次來台目的,向台灣的社區營造經驗取經,來我所的講題是:“與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同學說說話”,什麼問題都可以談,無話不談,百無禁忌。邢幼田老師曾經到那兒去客座過,劉可強老師也與他十分熟,我們一定還有與他們合作的機會,各位不要錯過。
 
 
三、最近因為台灣館與台北館的原因,我有機會去上海世博待了三天,有些心得建議如下:
請務必把握各種管道與機會去上海世博,這是最接近我們的一次世博會,也是規模最大,以城市與永續為主題的世博會,各國家、城市、企業(如:CISCO System),使出渾身解數,與中國大陸人民對話,因此,對各位的學習,完全沒有語言障礙。尤其是城市館,永續城市的介紹十分生動,簡直就是上課。建議各位一定要設法去,至少待一週,慢慢看,不要心浮氣躁,不要趕熱鬧。白天在浦西,仔細參觀各城市館,像倫敦,就是ARUP(來我們所演講過)與1960年代的反戰禧皮建築師Bill Dunster的零碳城市,ZED,沒有想到把倫敦的社區搬到了上海現場。還有,像西班牙的兩個城市,Barcelona與Madrid都來參展,由節能減碳到社會住宅經驗,值得細究。各城市館都不需排隊,只有台北館需要排隊十分鐘,是最受上海人歡迎的城市館。侯導3D攝影十分精彩,尤其是宜蘭許芳宜在四米深的水下舞蹈,短短十餘秒,就耗了十餘小時拍攝,成果不凡。還有,城市足跡館,簡直就是城市發展史的博物館,展出物竟然還有歐洲借展的真實物,值得當作是上課。至於又熱又,擠,人山人海的浦東國家館,建議晚上八點才去,浦西浦東之間輪渡免費,不然,一些主要國家館場,英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荷蘭、日本、韓國、阿聯酋…都得排隊二到三小時,什麼都看不到。至於台灣館,雖然小,評價不錯,我在會場碰見年輕的大陸同行朋友都只能望門興嘆。沒有關係的話,各位就在外頭看看吧,一天只發四千張票,不可能進入體驗天燈中的全天域投射系統,德國Barco Corp.投影機技術支援,360度影像無縫搭接。而中國館最大,一天發五萬張票,開場後30分鐘發完,不是事先安排,也無門可入。當然,展出的清明上河圖動畫,很是迷人。而中國館的創意總監,卻是旅上海台灣專家姚開陽等,也是台灣館李祖源的合作團隊一員。簡言之,上海世博,值得把握學習機會。
 
 
附件。公開信。
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杜绝富士康悲剧重演
 
自今年一月份以来,富士康集团已经发生员工跳楼事件9起,造成7死2伤的惨剧。这些20岁左右的年青人,为什么在人生最美好的时期选择离开这个世界?逝去的生命让我们痛心不已,更让我们在个体心理层面之上去思考"世界工厂"及新生代农民工的前途问题。
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国依靠数亿主要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打造了一个出口导向型的“世界工厂",实现了中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但与此同时,劳动者的基本生存权利长期被忽略:我们以"农民工"的身份为借口,以平均低于第三世界的工资水平来支付他们的劳动报酬,使他们无法在城市中安家生活,漂泊徘徊于城市与农村之间,过着无根无助、家庭分离、父母无人照顾、孩子缺乏关爱的没有尊严的生活。我们从富士康发生的悲剧,听到了新生代农民工以生命发出的呐喊,警示全社会共同反思这种以牺牲人的基本尊严为代价的发展模式。
 
我们呼吁国家立即终结以牺牲人的基本尊严为代价的发展模式。
当我国的一些产业在全球产业链低端占有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之时,我们注意到与GDP增长并存的贫富差距扩大现象,以及劳动力价格随就业压力被压低、劳动者话语权被持续忽视的社会事实。如果说,以廉价劳动力发展出口导向型经济是改革初期中国在资本匮乏等历史条件制约下的一种策略性选择的话,走到今天,这种发展战略已经暴露出种种弊端。劳动所得的低下导致了国内消费需求的长期不振,削弱了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内在动力。发生在富士康的悲剧,更说明了这种发展模式在劳动者这一方的难以为继。对于新生代农民工中的很多人来说,自他们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像其父母辈那样想过再回家做农民,就此而言,他们是踏上了一条进城打工的不归之路。当看不到打工通向城市安家生活的可能性的时候,打工的意义轰然坍塌,前进之路已经堵死,后退之路早已关闭,身陷这种处境中的新生代农民工在身份认同方面出现了严重危机,由此带来一系列的心理和情绪问题—-这正是我们从富士康员工走上"不归路"背后看到的深层的社会和结构性原因。
我们认为,以“低人权优势"维持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今天的中国资本充足、国力强盛,已经具备了转变发展模式的条件和能力,依靠国家、企业与劳动者共同的努力,切实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一定能够有效防止类似的悲剧重演。
我们呼吁所有企业在提高农民工待遇和权利方面做出切实努力,让农民工成为真正的“企业公民"。富士康集团自1988在中国深圳建厂以来,迅速发展壮大,工厂已遍及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以及中西部地区,拥有60余万员工。富士康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制造商,全球代工大王,世界五百强的第109位,连续7年雄踞中国大陆出口企业榜首。富士康的今天,离不开广大农民工的心血汗水。作为一个强调企业社会责任、回馈社会、关爱员工的行业领袖,富士康理应还给劳动者一份有尊严的工资,为劳动者过上正常的、有尊严的生活创造基础的物质条件,让农民工成为真正的企业公民。
我们呼吁地方政府为农民工住房、教育和医疗等社会需求提供政策保障,让农民工成为真正的“社区公民"。
农民工的待遇和尊严不限于一个企业,而是具有普遍性的中国问题。农民工在城市中安家生活,碰到的最大障碍是住房、子女教育和医疗等问题。我们呼吁国家和地方政府拿出切实的举措,为农民工融入、扎根城市创造条件,让他们成为真正的城市工人,分享他们亲手创造的经济发展的成果。作为改革的实验区,深圳的崛起离不开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的艰苦付出。深圳市2008年底实际人口超过1200万,其中户籍人口只有228万,正是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外来人口的贡献,才创造了深圳市今天的繁荣富强。作为改革的受惠者,深圳市政府理应改善农民工的生存处境,拿出解决农民工住房、教育和医疗等各个方面的具体方案,让农民工成为真正的社区公民,继80年代作为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之后,再次争当新世纪社会发展与社会公正的垂范者。
最后,我们呼吁新生代农民工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彼此的生命,用积极的方式来回应劳动者今天的困境,争取基本的劳动权益,保护自身和家庭的生存权利。像兄弟姐妹一样团结互助,提高自我救助、自我保护与自我管理的能力。并与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一起参与到推动社会进步的宏业中,共建一个让每个劳动者都活出尊严的和谐社会。
 
签名:
沈原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郭于华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卢晖临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潘毅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副教授
       沈红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
       任焰   中山大学社会学系 副教授
张敦福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 教授
戴建中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谭深   中国社会科学院 社会学所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