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

認識城鄉所

  • 日期:2018-09-12
  • 1970年12月,聯合國聘請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都市計劃系主任Dr. S. Grava來臺六週。他在台期間遍訪台灣各都市計劃之教育及訓練機構,提出報告草案,建議由教育部輔導台大設立都市計劃研究所。他認為都市計劃係一綜合性之發展計劃工作,涉及社會經濟、自然、文化等因素,且此專業訓練重在啟發學生之獨立思考能力,而台大為一全科大學,具有充分之條件,能提供較完整的訓練。Grava之方案經過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邀請教育部及台灣大學、成功大學等教育機構開會研商後,決議先在台大土木工程研究所設都市計劃組。

    1973年茅聲燾先生任台灣大學土木系所主任。茅主任是一位勇於任事、敢於變革,並具人文色彩的老師。有學生回憶,他在「土木工程概論」課堂談《約翰克里斯多夫》;在「結構工程」課堂,除了告訴學生結構問題不難,只不過是牛頓力學三大定律的延伸,也談《卡拉馬助夫兄弟們》。1975年與1977年陸續聘請王鴻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博士)與夏鑄九(耶魯與哈佛碩士)回台到台大土木系任教。為求效率,土木研究所將原有交通工程組分為甲、乙二組,乙組即都市計劃組(簡稱都計室),1976年秋正式招生,首屆入學新生三名。都計室在茅主任大力支持下,展開了教學、研究與實務工作,表現極大的潛力與衝勁。並在當時工學院院長虞兆中的熱心支持下,開始積極籌劃設所事宜。

    都計室成立之初即曾意識到自我的角色定位問題,企圖對台灣本地的特殊空間問題、城鄉的合理發展、理論及實務互動等方面提出嶄新的看法。1982年走出「三ㄐㄧˋ時代」(當時入學招生的考試科目為都計、經濟、統計三科),大幅更改招生方式、課程安排以及學制,並提出「專業的通才教育」的目標。這個專業的通才教育理想強調的,正好不在於如何鞏固與強化資本主義社會日趨嚴重的分工趨勢。這問題國內外皆然,在1960—1970年代的社會動力下,受到普遍地質疑。它使得高等教育的知識片斷化(fragmentation)與專業技能工具化,使得建築、都市計劃、地景建築之間日趨壁壘分明。牢固專業權力版圖的邊界在於利益競爭,專業本位化使得前三種專業社群之間很難合作,分工細化使得學生學習窄化,而對外在的空間使用者言,專業者則成為服務特定階級,弱勢者無法親近的技術菁英。最明顯的傾向是,設計師將自己閉鎖在前衛藝術家個人創新的形式主義的烏托邦陷阱之中,規劃師則成為技術官僚都市管理的數量模型工具,玩弄瑣碎的數字,自絕於真實的社會,失去了對生活空間的感受,淪喪了專業者之所以成為專業者改善與塑造公共空間的目標。最後,專業者脫離了歷史的中心,成為無能回應現實變化的,窄狹的技術專家。

    新的核心課程是以實習課與演講課互相配合來整合及培養專業經驗、知識,例如表達、觀察、分析、評估、參與團隊合作等經驗,以及理論、歷史、分析、綜合、管理、實施之知識。另外為了團隊工作及個人興趣,有多方面支援性的課程提供選擇。該年即有二百八十多位考生報考,顯示此具有明確方向感的前進之路獲得年輕學生的熱烈迴響。

    都計室的方向大體反映出王、夏兩位教授的志趣與性格,他們均出身美國著名大學,深受美國六○年代進步運動的影響,在七○年代中期即義無反顧地回台服務,可以看出他們對台灣的地方關懷與情感,這種情感充分表現在對專業工作的執著態度,以及他們所揭櫫的研究方向上。他們希望學生不獨在專業上對實質環境地方經營有深刻的思考,同時也要對專業所處的文化、社會脈絡有意識地加以反省、批判與改革。工作態度上則強調負責任的專業者所必須具備的責任心,要求對基地生態條件的重視、對無聲團體及弱勢使用者的照顧,對地方歷史文化的珍惜與保存。

    這種風格深深地影響到都計室研究生、助理、大學部學生,甚至於一些慕名而來的打工學生。在團隊工作中,大家不分彼此,共同工作,共同學習,充滿了自由討論與學習的風氣。這也是民主生活在教育環境之中的具體落實。

    1988年夏,土木工程研究所交通乙組(都市計劃組)終於獲准獨立成所,在「環境設計」、「環境規劃與設計」等名稱連續遭到質疑之餘,取名「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由王鴻楷教授擔任首任所長。以下則以圖表形態來呈現1988年城鄉所成立至今的發展簡史。

     

  • 台灣作為全球資本主義與民主發展的一部份,最近約二十年來至少發生了以下幾方面的歷史性變化。(1)不得違逆的永續發展理想的宣揚與普及。(2)壓縮時空的信息與通訊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的快速發展與應用普及化。(3)難以逃避的經濟全球化(植基於新自由主義經濟意識形態與上述的技術)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與地域斷裂、都市文化多元化、傳統政府功能之民營化等面向的發展。(4)無從反轉的民主分權浪潮(以及後現代主義思潮與價值多元化)。社會因而呈現兩個特色:(1)社會各領域、各面向都發生快速、難以想像的變化(註[i]),但是也隱含了無限發展的可能。因此,個人與團體都面臨巨大挑戰,應變與創新的能力成為存活、發展的必要條件。(2)社會價值多元化、利益衝突與資源競逐變得更為複雜、普遍,各種我們尚未具備因應經驗的問題與挑戰層出不窮(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各種弱勢者的人權運動、國家/區域/地方/個人間的競爭、跨國移民與文化多元化、人口老化/少子化等等)。

    面對廿一世紀與空間專業有關的專業者,建築師、地景建築師、都市設計師、都市規劃師、都市研究者…等等,我們的挑戰何在?回到未來,假如沒有意外,這些技術的菁英將在亞太城際之間流動…,這才是網絡社會裡,在全球都會區域中流動的數位建築師,而不是對奇特形式的技術操作而已。而基於上述,我們亟需發展以下面向的國際合作並深化其成果交流:

    1. 後成長時代的國土重構

    從日本、韓國與中國等東亞諸國的經驗之借鏡與交流中,建立後成長時代的國土重構之研究與實務操作並進的平台。除了進行鄉鎮以及城鄉交界區域的社會設計與社會創新相關的研究及實踐,也關懷台灣當前及未來發展之相關議題,及其所衍生的建築空空間及城鄉規劃實務之課題。

    2. 健康城鄉與高齡化社會

    著重進行因應臺灣當前及未來發展之相關議題研究,由社會住宅政策、地方創生、社區防災與災後重建等議題,連結當前面臨的高齡化社會之社區照護,開展共融式規劃與設計、高齡者友善城市環境規劃與設計等對話與實務育成平台。如探討老化城鄉社會的承災韌性,及聚焦理解如何有效處置老化與災後的疊合效應與重建規劃等複合式議題。

    3. 居住文化與都市再生

    面對都市開發、都市更新、歷史保存等各類都市課題,以歷史的、生態的、關懷社會弱勢群體的視角出發,透過政策辯論、團結相關專業者及社會人士,並基於社會正義與公平之理想,協助各方行動者思考都市問題之回應的多元可能性,活化傳統由上而下的治理型態中,上級單位對都市空間之使用權利,與公民生活樣態的多元想像。

    4. 氣候變遷與都市空間綠色轉型

    積極推動綠色轉型及落實聯合國於2016年推動的SDG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面對朝向永續發展目標的國際趨勢,本所教師已取得共識,將基於個別研究專長及既有之教學與研究基礎,合作投入臺灣綠色轉型及永續發展之相關研究,並依據SDGs的17項指標,結合本所長期與國際高等教育學校合作與國際研討會的發表,持續推動永續發展目標。

    5. 疫情時代的全球動員

    疫情時代的全球動員有賴於跨領域的科技教育轉型(interdisciplinary curricula transformation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橫向連結以本所為核心的跨領域場域能力培育,以期在人才培養、研究團隊及學術社群之建立與服務,以及對國家、社會、經濟發展之貢獻,能回應疫情時代下全球分工重組的新態勢。

    回到我們立基的臺灣大學,回溯1975年都計室以降的四十幾個年頭,城鄉所已經本著前述教育目標和專業價值,在環境規劃與設計之專業學術研究、推動參與式規劃設計、以專業知能支持社會弱勢權益,以及介入改造性之社會實踐方面,取得了成果和肯定。惟本所長期以小型系所規模,支持宏遠之教育目標,橫跨多項專業領域,也有待持續爭取擴大師資編制以及跨域的學程及課群合作。2014年秋,本所5位資深老師退休後城鄉所邁入新的世代。現階段臺大校方積極協助本所執行建築設計學分學程,中期目標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成為學位學程,並與亞洲知名大學建立合作模式。長期目標則期待本所成為亞洲建築與城鄉專業教育與研究之引領者,以利持續培養莘莘學子,使其符合社會需求及本所發展遠景。